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并入新乳业不到三年就被卖,“一只酸奶牛”还有机会吗?

时间:12-03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60

并入新乳业不到三年就被卖,“一只酸奶牛”还有机会吗?

  “一只酸奶牛”在重庆的门店。 南都湾财社记者 冯家钜 摄  接手不到三年,上市公司新乳业(002946.SZ)准备把现制酸奶品牌“一只酸奶牛”大部分股权卖了。  11月28日晚间,新乳业披露关联交易公告称,拟以1.48亿元的价格将持有的重庆新牛瀚虹实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重庆瀚虹”)45%股权,转让给草根知本集团有限公司。  重庆瀚虹为“一只酸奶牛”的运营方,草根知本集团有限公司则是新乳业董事刘畅、席刚及刘栩的关联企业。根据公告,本次交易完成后,新乳业仍然持有“一只酸奶牛”15%股权,仍将为后者提供鲜奶等原料,不过重庆瀚虹将不再与上市公司并表。  针对出售“一只酸奶牛”的原因,11月29日,新乳业相关负责人接受南都湾财社记者采访时指出,经过几年的摸索,新乳业发现现制酸奶赛道非其战略发展的重点,因此进行了调整。  新乳业收购尚不足三年  “一只酸奶牛”估值缩水约14.8%    此时距离新乳业将“一只酸奶牛”收入囊中,仅仅过去不到三年。  “一只酸奶牛”于2015年在重庆创立,创始人为华昌明、伍元学、华自立三人,主打“酸奶+”饮品,产品均价约14元,以20-30岁女性白领为主要目标用户。  2021年1月,新乳业以2.31亿元的交易价格并购了“一只酸奶牛”60%的股权,以此推算,“一只酸奶牛”的整体估值为3.85亿元。当时,“一只酸奶牛”在全国的门店数超1000家,门店主要分布在成都、重庆、西安等地。  新乳业则主要从事乳制品及含乳饮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其中低温鲜奶和低温特色酸奶为其核心产品。针对收购“一只酸奶牛”的原因,新乳业曾表示,“一只酸奶牛”品牌具有“新客群、新场景、新消费”的年轻化属性,可赋能新乳业“三新战略”,有利于加强其在终端渠道上的布局,拓宽私域流量入口,实现用户精准运营和服务,推动其数字化战略转型,提升其长期价值。  然而不到三年时间,新乳业就决定以1.48亿元的价格出售其持有的“一只酸奶牛”45%股权。按本次转让股权出价计算,“一只酸奶牛”品牌价值约3.28亿元,估值缩水约14.8%。  而且,按照2021年1月的交易价格计算,“一只酸奶牛”45%的股权对应的价格为1.73亿元。这也就是说,这笔买卖直接让新乳业损失了2475万元。对此,新乳业在公告中指出,这主要受客观经营环境发生较大变化、茶饮市场加剧竞争影响,“一只酸奶牛”估值存在一定程度下调所致。  针对出售“一只酸奶牛”的原因,11月29日,新乳业相关负责人接受南都湾财社记者采访时指出,经过几年的摸索,新乳业发现现制酸奶赛道非其战略发展的重点,因此进行了调整,未来“一只酸奶牛”经营的不确定性也不会影响到上市公司,而保留15%的股权主要是因为跟“一只酸奶牛”还有供应链端的一些合作。    被并入新乳业版图后  “一只酸奶牛”由盈转亏    新乳业的出售公告也将“一只酸奶牛”近期的业绩表现披露了出来。  今年前三季度,“一只酸奶牛”的营业收入为2.35亿元,净亏损416.29万元;2022年,“一只酸奶牛”营收为2.08亿元,净亏损991.78万元。  而根据新乳业2021年1月的公告,“一只酸奶牛”2019年未经审计的营收约为2.40亿元,净利润约3500万元;2020年其未经审计的营收测算为2.20亿元,净利润为3160万元。也就是说,被并入新乳业版图后,“一只酸奶牛”营收由盈转亏。  值得一提的是,按照2021年1月新乳业与“一只酸奶牛”出售方的交易协议,“一只酸奶牛”的创始人华昌明、伍元学、华自立三人承诺,自股权转让登记日起计算,重庆瀚虹第1年的净利润应不低于3850万元,第2年的净利润不低于4235万元,第3年不低于4658万元,承诺期内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.27亿元,否则其应给予新乳业估值补偿和业绩补偿。  显然,重庆瀚虹并未能完成业绩承诺。针对“一只酸奶牛”的亏损原因,11月29日,新乳业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,过去三年,“一只酸奶牛”受到疫情的影响,再加上经营模式上既有加盟店也有直营店,前期在直营店上投入费用较大,经营未达预期,导致了亏损。  餐宝典创始人汪洪栋则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,新乳业出售“一只酸奶牛”正是基于业绩考量,新乳业原来需要将“一只酸奶牛”的财务报表合并,因为“一只酸奶牛”一直亏损,对新乳业而言可能是累赘,因此才会出售。    “一只酸奶牛”过去三年  门店总数未有明显变化    除亏损外,被新乳业收购后,“一只酸奶牛”的门店总数未见明显变化。窄门餐眼的数据显示,截至11月29日,“一只酸奶牛”在全国拥有门店960家。而根据新乳业的两份公告,2021年1月和2023年11月,“一只酸奶牛”的门店总数均为逾千家。  但另一方面,过去三年“一只酸奶牛”还在不停开店。窄门餐眼的数据显示,2021年-2022年,其新开门店分别为260家、267家,截至2023年11月29日,今年新开门店277家。这也意味着,“一只酸奶牛”在不断开店的同时,也有不少门店关闭。  而且,相比起其他茶饮品牌,“一只酸奶牛”的单店收入似乎偏低。“一只酸奶牛”2022年的营收为2.08亿元,按照1000家店的数据粗略估算,单店一年为其带来收入为20.8万元。作为对比,茶百道去年营收为42.32亿元,门店为6352家,单店一年收入约66.62万元;蜜雪冰城2021年营收为103.51亿元,门店数为20511家,单店一年收入为50.47万元。  此前,“一只酸奶牛”招商经理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,在不考虑门店租金情况下,加盟一家“一只酸奶牛”前期的费用最少需要15万-20万元,省会城市的门店回本周期约6-8个月,四线城市或县城的回本周期  约8-10个月。“一只酸奶牛”总部不参与分成,而是每年会向加盟商收取一定的管理费。  针对“一只酸奶牛”单店收入较低的情况,汪洪栋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,在天气降温时,现制酸奶饮品受到影响会比较明显,因为酸奶饮品很难做成热饮,再加上其他茶饮品牌也在推出酸奶饮品,而“一只酸奶牛”品牌势能不足,存在感不强,并无明显的竞争优势。    茉酸奶将获君乐宝投资  现制酸奶的竞争对手众多    就在新乳业出售“一只酸奶牛”之前,另一个现制酸奶饮品茉酸奶却获得了另一家乳企的青睐。11月8日,君乐宝宣布将战略入股茉酸奶,持股比例达30%。  茉酸奶的产品定价相对较高,产品人均售价约26元,不过此前因为定价较高、产品中疑似含有植脂末,茉酸奶也曾陷入舆论争议。在现制酸奶饮品领域,茉酸奶门店数量最多,目前已经超过1600家,排名第二位的则是“一只酸奶牛”。比起“一只酸奶牛”,茉酸奶开店速度明显快了很多,截至11月29日,茉酸奶今年就新开门店1277家。  不过,现制酸奶始终是新茶饮赛道下的一个分支,无论是茉酸奶还是“一只酸奶牛”,依然要面对其他新茶饮品牌的竞争,而它们也纷纷推出了酸奶相关的饮品。现制酸奶品牌的门店数也远远不如新茶饮的头部品牌,截至11月29日,新茶饮门店数超过2000家的品牌有14家,其中6个品牌门店数已经超过5000家。  业内说法  品牌产品须更多创新 融入更多样化的食材  凌雁咨询管理首席分析师林岳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,“一只酸奶牛”近三年门店的扩张速度不甚理想,整个酸奶市场都面临着来自新茶饮的激烈冲击。低温现制酸奶需要找到更好的定位,产品创新、门店选址等要与新茶饮看齐,融入更多样化的食材,突出养生、健康的概念,机会才会更多些。  至于“一只酸奶牛”接下来的发展,林岳认为,新的收购方接手后,“一只酸奶牛”运营、供应链等应该变化不大,关键还是看产品和服务如何拉动销售,主打性价比可能是未来“一只酸奶牛”的机会点。  采写:南都·湾财社记者 詹丹晴 贝贝 实习生 陈家宏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